中信特钢(000708.CN)

产业链集群化 河北钢铁业再整合

时间:20-07-25 10:10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产业链集群化 河北钢铁业再整合

钢铁产业链的整合大潮仍在持续推进。7月13日,河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产业发展处在其发布的《河北省钢铁产业链集群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下称《计划》)中提出,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点推进民营钢企跨区域兼并重组,着力组建1-2家世界级大型集团、3-5家较具国内影响力大型集团为支撑、8-10家新优专特型企业集团。

7月23日,河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其实我们更多的考虑还是要进一步补短板,把钢铁产业链上下游发展的短板补上,稳步提高钢铁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加快壮大市场前景好、科技含量高、产品关联程度强的产业链集群,全面推动钢铁强省建设。”

与此前不同的是,钢铁大省河北此次明确了钢铁产业链集群化发展的战略要求,这意味着河北已从此前着眼于钢铁产业的整合延伸至产业链上下游的集群化发展。其中明确了未来三年的路线图和任务书,包括组织机构集团化、主体装备大型化、产品结构高端化、空间布局合理化、生产过程绿色化、经营管理数字化等方面。促进企业联合重组、转型升级是其中一项重点内容。

“此次提出产业链集群化,其含义就大不一样了,这也意味着不仅说是考虑钢铁行业或企业,还要把钢铁上游原料供应以及下游需求都考虑在内,把产业链上下游衔接起来。相比此前,这次的内涵就要丰富的多了。”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整合背后

根据《计划》,河北设定的目标是,做强中游生产链,稳定上游供应链,延伸下游应用链,构建规模适度、装备先进、产品多元、布局合理、环保一流、管理高效的现代钢铁产业体系。

到2020年底,产量排名前10家钢企粗钢产量占比达到60%,力争到2022年底提高到65%,大型企业集团整合上下游链条能力明显增强。今年年底前,全部启动1000立方米以下高炉(铸造用生铁和特钢企业除外)、100吨以下转炉升级改造,退出0.25减量部分产能;2022年底前,力争全部完成升级改造,建成一批3000立方米、200吨及以上示范性高炉和转炉。

同时要推进城市钢厂向临港沿铁转移,重点建设曹妃甸、京唐港(乐亭)、丰南沿海工业区、渤海新区四大临港精品钢铁基地,以及迁安、武安两大产业集群。2020年石钢、河钢乐钢、太行3个退城搬迁项目建成投产,2021年河钢宣钢产能全部退出,2022年城市钢厂搬迁项目基本建成。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钢铁产业是河北省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对经济和就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河北确实具备发展钢铁产业的工业基础和比较优势,这也是市场化的结果。尤其是这几年一大批颇具竞争力的钢企发展速度较快,无论是装备水平,还是环保、技术、管理以及企业效益水平等都有了较大提升。

不过,其所面临问题也是不可回避的。李新创认为,河北钢铁产业最大挑战就是产能过大、分布过于集中,产量过高,唐山、邯郸、武安等地钢厂转型升级压力巨大。尤其是如何平衡经济与环保,更是当地政府亟待解决的难题。

“所以河北提出钢铁产业链集群化应该也是综合多方面问题采取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在过程中很可能会遇到各种阻力,但大趋势应该肯定。”他说。

河北邯郸市相关规划明确,要通过减量置换压减部分产能,以兼并重组促发展,力争到2020年,将邯郸市钢铁企业数量由17家整合为8家左右(独立铸造企业和全废钢电炉企业除外);到2025年,企业个数继续减少,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不过,钢铁产业集中度是不是越高越好,尚存质疑。

一位大型钢铁集团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大型化和高集中度,可以更经济地配置资源,是工业发展的大趋势,但这又受到市场、技术、资源、管理能力等诸多条件制约,并非越大越集中效果就越好。它还要与社会政治经济制度、产业发展的历史沿革和员工心理、企业文化等相匹配。

该负责人认为,靠大型钢厂扩大产能和关停中小企业或产能(难度很大、代价不小)已非可能提高产能集中度的最优路径,而兼并重组成为首选路径,是因为其看起来最为便捷、易见效。但实践证明,通过兼并重组提高了集中度的钢企,并未控制住产能产量扩张的步伐。

近年来,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中国宝武成立后接连重组马钢、重钢,建龙集团先后重组山西海鑫等6家钢企,德龙集团以司法重整方式重组渤海钢铁,中信特钢(000708)重组青岛特钢,沙钢重组东北特钢,这些为跨地区、跨所有制“混改”起到了示范作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粗钢产量排名前10位企业的产量占全国比重为36.6%,比2015年提高2.4个百分点。不过,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京津冀晋鲁豫)钢铁产业集中度近几年不升反降,该地区2019年产量排名前4位企业集中度仅25%,比2015年还下降了5.8个百分点。

实际上,多年来,京津冀地区尤其是河北的钢铁产能是一种粗放型的发展模式,规模很大,数量很多,产品档次又不高,污染很严重。“大量的钢铁产能过剩,省内消化不了,就必须到省外去消化。而且上游原材料的掌控力很弱,或者说基本上没有。既然中国经济要求高质量发展,钢铁业也必须进行转型升级,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徐向春说。

环保考量

突出绿色发展同样是此项政策重点内容,而绿色发展就意味着低能耗。《计划》要求在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基础上,进一步提升环保节能管理水平,加强无组织排放管理。

李新创介绍,目前钢企无组织排放存在点位多、排放源隐蔽、阵发性强、排放方式多样、排放总量大的整体特点。据统计,粗钢年产量在1000万吨左右的钢企内部无组织排放源数量在2000-3000个,企业无组织排放总量占到全厂颗粒物排放量一半以上。

“所以改善大气环境质量也是重点考量之一。尽管河北钢厂的环保设施和技术水平在提升,但排放总量仍过高,特别是叠加不利气象条件,对大气环境造成的影响更加严重。”他说。

河北一些钢城在全国空气质量排名中长期位列“后十”,为摆脱“后十”,也会倒逼其加快推进产业结构优化调整、钢企的兼并重组以及超低排放改造。

在冀南钢铁集团集团总裁王亚兵看来,现在河北省环境治理的力度在全中国都是最严格的。毕竟河北省是作为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地区之一。

他告诉经济观察报,“河北省钢铁超低排放改造早就开始了,钢企的在环保上的投资占比很大,光这块就增加了吨钢成本160多元。”

实际上,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也是对钢铁行业进行深度治理。一位来自生态环境部的官员对记者表示,推进工业行业深度治理首要的重点就是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

河北省此番要求,到2020年,钢渣、高炉渣、尘泥等固体废弃物利用和处置率达100%,吨钢综合能耗保持在570千克标准煤以下;到2022年,企业无组织排放大幅减少,吨钢综合能耗降低到560千克标准煤以下,工序能耗持续优于全国平均水平。

李新创说,“十四五”期间应该会更突出低碳发展的要求。钢铁产业是碳排放大户,对于钢铁大省河北而言,如何降低碳总量,也是一个挑战。关键是要靠政府的指导,企业的行动和各方协调配合。

应以市场化调控为主

目前违规新增产能现象以及产能大量扩张的风险犹存。

中钢协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退出粗钢产能3.05亿吨,同时新建(含拟建)、改造产能2.76亿吨。近期各地先后公布了2020年重点项目规划。其中,广西、云南、福建等(2019年粗钢产量合计占全国7.3%)原本钢铁产量小的地区承接新建产能较多,河北、江苏、山东等传统钢铁大省新项目仍较多,占拟新建/在建产能的44.1%,超过其2019年粗钢产量全国占比(42.7%)。

中钢协有关负责人表示,在这些新建产能项目中,有一批以局部行政区划为界进行的省域内、同城区近距离搬迁项目,缺乏全局性考虑,将达不到搬迁的目的。前几年已停产、破产企业产能中,有超4000万吨用于置换建设新的项目,这些投产后释放的产量又将对市场产生新的冲击。

徐向春说,不管是从环保、降本增效,还是资源保障的角度,都必须压缩过大的产能规模,对不合理的产业布局、结构进行调整。

河北省早在几年前就提出,2020年前将钢铁产能控制在2亿吨以内,而今年还有1400万吨的粗钢产能压减任务量。

“其挑战将十分巨大,要完成任务,会很难。”在李新创看来,对钢厂的关停并转,无论国企还是民企,都会遭遇诸多难题。

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企业的兼并重组历来都是一个非常复杂漫长的过程,而且往往成功率并不是很高。王亚兵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钢企兼并重组应以市场化推动为主,让市场自己去调控,不适合过多的行政干预。

他说:“一些小的钢铁企业或产能,只要环保达标、治理到位、产品质量没有问题,超低排放改造完成后,就应该能够很好地生存下去,为何还要去关停并转或重组它?而且这样会引起很多利益的博弈,造成一系列矛盾和问题。所以完成计划中的大整合谈何容易。政府部门对于其中面临的挑战和阻力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徐向春亦认为,政府提供一些政策上的支持是可以的,但不能是完全行政化的干预,肯定还要靠市场化的推动,现在河北仅是提出集团化整合的目标,但并未完全指定谁作龙头,这就让企业有更大自主决策的余地和空间。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